都有自己的故事,地铁上流泪的姑娘

我留意到站在我身旁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姑娘,车厢里格外拥挤,根本没有空座,我随手抓着吊环像一根锥子斜立在过道上,发现车厢里贴满了樱花图案的壁纸,她现在正要到火车站乘火车回家参加葬礼,那位姑娘仍然低着头站在车上,眼睛里含着泪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