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宠女儿,该死的L

  不能宠女儿,该死的L
  

或许是没有注意脚下,或许是累倒了,好像一斤肉也没有下去,可能这就是不合群的原因吧……谁知道呢?该死的L!。
  

已经是午夜1点多了,M还在拼命的跑步。偌大个公园,就好像只有她一个人。她在减肥!
  

她紧促的呼吸声很重,压的她难以喘息。心里的恐惧也上升了,路灯,月亮,甚至是一棵普通的树,都在她眼中变的诡异起来。
  

她掉头了,往回跑了。尽管她知道她的恐惧是多余的。可是她还是掉头了。心里道:”也不差这一圈。“她不停的跑,肾脏都快掉出来了。身上的每一寸肉,都极具表情。
  

一个180斤的女胖子,出现在这个时候,对自己,和别人都是害怕的。M知道这点。
  

或许是没有注意脚下,或许是累倒了。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双手和胸部都被蹭的火辣辣的痛。甚至一下子呼吸也困难了。
  

她不敢停下,努力着站起来。都快要哭了。可是还没有哭出来。终于来到了公园门口,看到马路上的车辆,她才松了一下神经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这时她发现胳膊肘流血了。
  

在路灯下,还看到膝盖也破了。突然又发现耳机不见了。“该死的。”她骂了一句。她回头向黑漆漆的公园望了下,没有回去找。接着她又骂了句:”该死的L“。
  

L是谁呢?L为什么该死呢?又不是L丢了她的耳机,对吧?对吧?你说对吧?
  

她慢慢的走着,离公寓只有两站路,但好像很远很远的样子。城市夜不眠,城市里人也是,老失眠。马路就像城市的血管,来往的车辆,行人是血滴。血液在沸腾,在高速沸腾。城市应该也累吧。
  

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这样想,大概是出于职业习惯吧。M是个护士。
  

准确的应该这样说,以护士的身份进了一家医院,却因为性格原因,被分配到资料室。
  

她知道为什么。否则不会在朋友这样发:“今年的小人特别多。多的跟不要钱似的。”
  

“病人不正常,领导色眯眯,护士勾心斗角,甚至保安都斜眼看人。都他妈不正常。还说我不正常。不正常就是有病,没病谁会呆在这里。”
  

这个时候一只野猫的嚎叫惊醒了沉思的M。野猫跑进了草丛里,便没有了踪影。M看到了,就一下子想哭了。紧接着,她就哭了。她用手擦擦,擦了又流,流了又擦。
  

路过她的人,,都朝她看上一眼,没有停下,匆匆继续行进。她看到别人看,心里说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女孩哭埃“
  

这时候,她多想母亲在旁边,她一定会说:”别怕孩子,我在这儿,我在这儿呢。“就算自己发脾气,母亲也不会离开。
  

“该死的L。”她又骂了一句。这是自己来这个城市第三个年头吧。是的,整整三年了。还没有找到一个爱的男人。
  

秃头主任,眼镜男,肌肉男,黑人……她在脑中过了一遍见识过男人。甚至有种想吐的感觉。“跟这些奇葩有故事,真是晦气。”她在这样想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自己也是奇葩。
  
不能宠女儿,该死的L
  

“这些人没有一个正常的。他们不相信自己有90斤的时候,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微信被监控了,手机被监控了。甚至连警察都不相信。”她这样念叨。
  

警察是这样说的:“我们要证据。再说对方也没有给你造成损失。你说的情况不存在。”
  

M心里道:“那是不是等我死了后你们才肯过来查看埃”
  

有一次她梦见自己变成了自己的母亲。然后抚摸自己的头说:“孩子啊,别怕。妈在这儿呢。”醒来后,她抱着一个玩具,不能入睡。
  

她被这样奇异的梦吓到了。心里嘀咕:“难道我真的还有问题?我不是已经治愈了吗??我已经停药一年了。我很清楚自己在想什么,做什么。”
  

还有一次,她梦见自己被脱光了衣服,遭到猥亵,最后还被剃成光头。她上网查了,网上说压力大。
  

“该死的L。”她又说了句。心里继续说:“要不是前几天L在梦里说,你怎么胖成这样,我都不认识你了。”如此她才决定要跑步的。
  

可是L说的也对。怎么就胖这样了呢。明明是廋女孩来着。“全是激素搞的。“”怎么办?“”我又没钱减肥。“只能拼命跑了。
  

可是都已经三天了。好像一斤肉也没有下去。肉怎么也掉不了。M甚至想用刀切去不需要的肉。
  

可是她清楚的知道不行,那样很危险。所以她两次都放下刀,并且强调不要这样想。
  

“该死的L”他把我搞糊涂了。自己都不知道该信那个神了。对的。公寓里有关公,菩萨,老子,还有耶稣。有一次她梦见几个大神打了起来。为什么??当然是观念不一样了。
  

L是谁?L自然是男人。其他男人不行吗??谁知道呢,问M自己吧!
  

M走到了公寓楼下,已经两点多了。想到明天还要上班,她也不急。只是心里不爽。一天忙的要死,还挣不了钱。心里道:“为什么这样啊!为什么这样啊!!”
  

这时候她感觉身上热了。脖子还有点蜇刺的感觉。她知道自己又急了。医生说这是:“荨麻疹。“
  

M接着问:“那怎么治呢?”因为实在太痛苦了。有时候一热,全身奇痒无比。自杀的心都有了。关键有一次还在商场,在收银台排队的人多的不像样。
  

M真想大骂一通,然后把衣服脱光,让风吹一下,好像病能好点。可是她控制住了,她最后是扔了选好的货,赶紧离开了。
  

真是的,先是抑郁症,现在又来了个荨麻疹。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多的玻看来活一回人还真的不易埃
  

更气人的是你听听医生怎么说:“没有办法。得荨麻疹的原因很多。找不到根源。现在这是世界性难题。只能吃点药。慢慢调理。心情要好,房子要通风。”
  

M心里道:“还世界性问题!还上升到了世界性难题!!都是一群傻子。又不是癌症!还不能治疗了。"
  

她这样想着,脖子又痒了几下。她抬头看看,整个小区,还有灯亮着的。她还不想回去。就在小区里溜达。
  

“男人就长了两个器官。一个眼睛,一个男根。眼睛是用来看的,男根是用来发泄的。其他都是附加器官。秃头男,黑人,眼镜男等都不是那样吗??”
  

“还嫌自己胖。也不看看他们自己。就算胖怎么了。还不是吃腥的猫。真瞧不起这帮男人。恶心。”她这样不断的想。
  

“该死的L。“她又骂了一句。L现在在干啥呢?和女人睡吧?一个人睡吧?谁知道呢,有3年没有见面了。
  

在M夜无眠的时候。L被女儿的哭声吵醒了。他起身去给女儿换了个尿布。“亲爱的,小心着凉。”睡在旁边的女人说。
  

L点点头。然后对自己的女人说:“亲爱的,一个人的家教很重要。我曾经认识一个女孩,家里宠坏了。性格偏执的很。最终会害了她自己和她的家人。我们说好,不能宠女儿。”
  

女人点点头。男人这才关灯再入睡。而M还在爬楼,一边爬,一边骂:“该死的L。”
  

这个时候,如果真的有人从楼道下来,一定会吓的魂飞魄散。M自己也这样认为。其实M并不是要骂:“该死的L。”她是想让声控灯亮起来。
  

至少她自己不认为是自己想这样骂,也不清楚这样骂意味着什么。可能这就是她32岁未婚的原因吧。可能这就是她母亲为她哭泣的原因。可能这就是不合群的原因吧……谁知道呢?该死的L!
  

好在,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L并不知道,L的女儿也不知道。世界也依然美丽。
  

摘自独立学者,诗人,作家,国学起名师灵遁者作品。
  终于来到了公园门口,看到马路上的车辆,她才松了一下神经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

还有一次,她梦见自己被脱光了衣服,遭到猥亵,最后还被剃成光头,自己都不知道该信那个神了,我们说好,不能宠女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